十一旅游出行指南 – 遇见杭州_西湖

十一旅游出行指南 | 遇见杭州_西湖
十一旅行出行攻略 | 遇见杭州 落花时节又逢故人,夏天时节,总难免掉入一个叫杭州的梦里。 撑一把油纸伞,细雨毛毛中,慢慢地慢慢地,跟着水草,在白堤上走一走,沿岸的乌篷船晃晃悠悠地来回飘动,风吹过,卷起一阵涟漪。 早在千百年前,林升说杭州“暖风吹的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”,温柔乡,英豪冢,至今提起杭州,仍旧是许仙和白娘子的浪漫,李贺和苏小小的风流。 可是褪去热烈的喧嚣,杭州还有入骨的温柔软淡泊。 绕去湖滨银泰另一边,一不留神就会看到柳浪莺啼;在雷峰塔拐个弯,说不定就看到了袅袅炊烟;在茶庄转一转,或许就碰到了诗酒田园。 假如累了、倦了,就对着山清水秀,寻着长椅坐一瞬间。外界的车鸣人声都与你无关,在这儿做个半日神仙,乐逍遥。 杭州,人世有味是清欢。 01 杭 州,是 一 座 盛 满 湖 光 水 色 的 城 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”,杭州是一座盛满湖光水色的城。 江、河、湖、山融合,杭州就像天主的宠儿,南西北三面,山林绵亘不绝,一池清清亮亮的湖水如同珍珠嵌入其间,往东是平原,老杭州人便沿着湖滨安居落户,层层铺开。 “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”,走在杭州城里,尽是绵密的山水。 山水,是杭州的魂啊。 杭州的地形并不是很平整,公交车走过也是高高低低的。可是这儿的马路却是意外的宽广,两头的人行道被发配到长长的河流边,沿着走一走,清凌凌的水让人意外的舒畅。 或许是由于刘永词中“柳树岸,晓风残月”的意境过于夸姣,杭州大大小小的大街都栽满了垂柳,暮夏,长长的柳条随风摇晃,整座城似乎一会儿穿越千年回到了氤氲着浪漫与风骨的大宋。 说山水,杭州避不过西湖。 断桥、白堤说起来都是令人无限遥想。从西湖始发站坐一列班车,路过雷峰塔、三潭映月、断桥残雪,在终点站下车,就来到了西湖深处的茶庄。 爬山沿路高高低低的山,隔着婆娑的茶树看到远处农民采摘茶叶的身影,间或传来孩子的笑闹声,错落有致的梯田也似乎有了生命力,让人不忍打搅,生怕惊醒了这团恬梦。 走过茶庄,就来到了传闻中的九溪十八涧。短而小的溪流横亘在路途中心,挡住了来人的去路。不过也不用忧虑,水流量并不大,只是没到鞋底,并且其间有前人投进的石板路,沿着石头一点点走过去,也是别有兴趣。 再寻着路,持续向前,沿途一共有十八条小溪,仔细看还能发现其间游动的小鱼,凸凸凹凹的石板路踩上去像在给脚做底部按摩。 黄昏时分,一波碧波尽被晚霞浸染,人行其间,背面落下长长的暗影。 山停水止,便是热烈的杭州城,华灯初上。 西湖又还春晚,水树乱莺啼,一半是山,一半是水,正中了中国人对宜居城市的极致神往:一半还之于六合,一半让将人世。 这便是西湖的妙。 02 杭 州,最 现 代 处 归 于 传 统 沉积千年文明头绪,滋润江南烟,一炊烟一人家,一树回廊一个故事,香炉还在袅袅燃着,里弄深处,白墙黑瓦,有棕赤色的窗户和青青的石板路,身着不规则衣服赏花洒水。 极尽悠扬与绮丽,想要走遍杭州,抛却一切的风月和浪漫,只需耐性看着,听一曲吴侬软语,看两段离愁,杭州,在最现代出归于传统。 青石路并不整齐,常有苔藓一小撮一小撮地从缝中钻出来,安安静静如同要等什么人路过。所以走着走着,似乎能够穿行到早年间,茶馆里传出来了一曲小热昏,吴语软软拖着长长的调子。 似乎能听到林之在《城垣记事》里写的,那些大角色的隐秘,“有政治风云,有风月八卦,也有油盐酱醋茶。” 或是更久远之前李叔同在西泠印社雕琢印章,李清照在这儿寻找,苏东坡在这儿失落。西湖水碧波荡漾下,掩藏着一个又一个的文人梦。 走到石板止境,褪去内中的闲适与安闲,充溢现代感气味的日子扑面而来,作为表吸引着求奇的人。 街面随处可见的公共电动车,正中上班族的心,架在专门的行道上,不用为高峰期车流伤心,楼房树立间自在穿行。 有国内尖端的艺术学府,一座招眼的砖赤色的大楼撞进眼前,杭州的生机不只在于城市日子的便当,也在于不断打破对美的想象力。 传统与现代融合,杭州既是故土,又是挂念。 03 杭 州,半 是 市 井 半 是 风 雅 穿过人潮拥堵的河坊街,拐个弯,转进一条静寂的冷巷,天涯间隔,便是喧嚣和安静的两个国际。 杭州人说:“冷巷访画桥。”巷子与河是常在一同的同伴,中有杂树,老杭州人便喜爱搬出椅子,在小道边上,东扯西聊。 小小的巷内,流转着现代和老旧的双生。五金店、修理店、面馆、理发店、小商店,拥拥堵挤地占满了冷巷。住在这儿的居民一向用井水过日子,用井水冲凉,洗衣,煮饭……这是冷巷最大的杭州味。 不是双休日,小街空空的,很安静,行走在宽窄只要两三米的白墙黑瓦,没有车马的喧哗,没有人声的鼎沸,韶光如同悠忽间退回几十年。 老底子杭州冷巷人家的日子状况,慢慢地打开复原了,每走一步都有难忘的回想。小街上酒肆茶室许多,招贴、店幌、酒旗、赤色灯笼等都很有特征。 店里的老板娘,不疾不徐地繁忙着,乌发上别一朵皎白的栀子,也悠然地开着。不用走到跟前,热心浓郁的栀子香,就洒在了彼此之间。 就像戴望舒《雨巷》中那个丁香般的姑娘相同,撑一把油纸伞,结着愁怨,晃晃悠悠带来一身江南湿气。 陷于城市内地的古巷,禅堂阒寂,花木散影,身处闹市,却瘦似梅花淡似秋,杭州人的日子,一半是柴米油盐的琐碎,一半是朗月清风的精致。 04 杭 州,人 眼 烟 火 最 抚 凡 人 心 吴山脚下,黛瓦白墙,一墙一瓦都是老底子的气蕴。听着身边老杭州老饕口中拍案叫绝的吃饭地,惹得人心痒痒。 夏天杭州亮得早,过早的时分,老杭州人最常叫一碗咸豆浆。 碗底撒着油条碎、虾皮、紫菜和葱,淋上一勺酱油,接着浆汁悬空一冲,瞬息间酱油菜料被冲开、谐和,冒出乳白的泡泡,浓浓稠稠咸豆浆就做好了。 撒上辣椒粉,几滴醋,杭州人的清晨便是酸辣味的。 杭州对吃的最动听处,是往时节里走,寻着食物最清欢的滋味。 最值得一提的是西湖藕粉,姓名来自于白居易的诗“绕锅荷花三十里”,这儿的藕粉制出来白里透红,质地细腻,洁净幽香,郁达夫也曾言:这一碗看起来似鼻涕,吃起来似泥沙的藕粉,使我嚼出了一种意外的美味。 立夏,杭州人买五六元一斤的乌饭叶,抓在淘箩里搓弄,只为提取一种浓浓稠稠的蓝墨水的汁水。最终布袋装好糯米浸入,像等候一场安静的典礼般的,花上半个白日把糯米染个蓝黑色。 老杭州人说,吃过乌米饭,夏天才算来了。 05 不 如 就 住 在 杭 州 吧 木心说:人生在世,需求一点高于柴米油盐的品相。日子在杭州,住在诗与田园中。 一千年前的欧阳修感叹:全国诸邦,能集山水秀美与贩子富贵于一身者,仅杭州一地。另一位宋人叶适,解说了个中原因:吴越之地,自钱氏时独不被兵,四方流徙,尽集于千里之内。而衣冠贵人,不知其几族,故以十五州之众,当今全国之半。 由于和平,杭州总能吸引来全国的智慧和财富。从古至今,也从来不短少乐意把杭州当作归宿的人。在西湖边、山脚下走一遭,多见外乡人的墓冢,从武松、苏小小,到岳飞、张苍水,再到秋瑾、苏曼殊……都在湖山的怀有里安息。 杭州,孕育着城与湖山的调和,也萦系着全国人的回忆和神往。 一半在红尘滚滚,一半找个空地坐坐单独安泰,半日江湖半日隐。 在外面飘扬累了,不如就住在杭州吧,心境飘扬在云之巅,身居人世,心在山野,半日清闲赛神仙。